文/文森.梵谷 September 1882 真的很奇妙,我們倆竟然總是心靈相通。就像我昨晚剛從樹林裡畫完一幅習作回來,我這星期特別忙著研究增加色彩強度的問題,早該拿我剛畫好的作品和你討論這個問題;結果你看!在你今早捎來的信裡,你就剛好提到你非常喜歡蒙馬特那強烈卻協調的色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