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二月十三日 醫看著我的下巴:「你吃了什麼,下巴怎麼會爛成這樣。」 我:「蒜苗。」 醫:「那應該沒事啊?」 我:「佐烏魚子。」 醫:「……」 我:「我現在開始會長鬍子了,以前不太長的。」 醫:「嗯,很好啊,男性荷爾蒙開始正常了,身體恢復運轉。」 我:「可是有點麻煩,以前都不長就不用剃。」 醫深呼吸:「正常了比較好吧???」我:「是啦……」 五月七日 完整文章
文/口羊 烏魚全身皆可食用。秋冬盛產季節時的烏魚米粉湯、蒜炒烏魚膘、不管是爆炒或火烤都咬勁十足噴香下酒的烏魚腱,都是老饕眼裡不可放過的的珍饈。但對多數人來說,果然還是那帶著油亮琥珀色的烏魚子,有著更響亮的名氣與無法抗拒的吸引力。每逢農曆年,餐桌上那一片片薄透著光、鹹香馥郁微微黏牙的烏魚子,大概是許多人心中不可或缺的年節味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