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雞抵達西非,為當地帶來性別平等的契機?

文/安德魯・勞勒;譯/吳建龍 家雞抵達非洲西部這件事的重要性可說是不亞於一場革命,至少在奇里康果(Kirikongo)是如此。史蒂芬.杜伊彭任教於位在尤金的奧勒岡大學,他從二○○四年起就開始在奇里康果進行研究,這是位於布吉納法索莽原上的一處考古遺址,北邊是撒哈拉沙漠,南邊是迦納的濃密叢林。個子精瘦的…

你眼中的道德,不一定等於我的:道德魔人百百種,原來都是價值觀先行搞的鬼!

文/約書亞.格林(Joshua D. Greene) 在某個深邃黝暗的森林東方,有個牧民部落在公共牧場上牧羊。這裡的規則很簡單:每戶人家獲得相同數量的羊,各家各戶派出代表參加管理公地的長老會議。長年以來,長老會議做出了許多困難的決定。 舉例來說,某戶人家養了體型特大的羊,從公地上為自己取用了更多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