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醫系考試是一系列耐力戰,每一科有筆試還有實習跑臺

文/林俐馨 現在時間是清晨六點,距離期末考的第一聲槍響還有二十八個小時,整棟宿舍只亮著零星的幾盞燈,若不是徹夜未眠剛要睡的,就是提早起床念書的。根據不正式的統計,這幾盞燈之中多數是獸醫系學生,而不必統計也可以肯定的是,有一盞燈一定是怡敏。 沒有人知道她到底有沒有睡覺,只要考試將近,怡敏不論是買便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