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雅惠 依據瑞士統計局的資料,二○一三年高達百分之六十三.五的居民為房屋承租者[1]。我永遠記得剛移居瑞士時,先生給我鑰匙的情景。他說:「拿去。這把鑰匙可以開啟公寓大門、儲藏室門和我們家門。」我聽了大為震驚,對這樣神奇小物的功能感到難以置信,還向他再三確認:「確定鄰居的鑰匙開不了我們家的門?」想當然爾,鄰居的鑰匙可以打開公共大門和「他們家」的門,但不能開啟我們家的門。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瑞士人喜歡孩子,給予他們特殊的關照。無論在大街或火車上,路人或乘客常投以關愛的眼神對小朋友微笑。尤其,老奶奶愛逗弄嬰兒,看待他們猶如自己的孫兒般親暱。我曾陪同友人和她的孩子推娃娃車出遊,一路上不少人行注目禮,讓我跟著體驗了「明星級」的特殊待遇。老爺爺和老奶奶也喜歡跟小朋友說話,有的老人家開心會給糖果或給零錢呢。整個社會瀰漫一片對孩子友善的氛圍。 完整文章
文/瑰娜(陳雅惠) 在台灣,如果客人拜訪公司,幫忙倒茶水的通常是助理小妹,或所謂的基層人員。好幾年前,為了辦理依親簽證,我在台北和瑞士商務辦事處的副主任相約面談。他親切有禮地幫我檢查文件,還問我想不想喝咖啡。我以為他會指使台籍雇員做事,沒想到是副主任自己上場,親自端來一杯熱呼呼的咖啡,讓我著實嚇了一大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