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凱特 我們最綿密的時光。睡前。 那些分離時我們無暇顧及對方,想知卻不能知的時間裡,你在做什麼? 睡前,我們試著將彼此錯開的時間軸,併攏,黏合,一如我們既往的習慣,捨棄砸雞蛋般地砸來即時訊息,在各自的心裡慢慢過濾話語纍纍的卵,在時間的水浴法中慢慢蒸烤出漂亮的布蕾。 完整文章
文/張康明 出發前往澳洲當天,我和智明在仁川機場正式宣告分手。 那天,智明開著他爸爸的車送我到機場。而窮得跟鬼一樣的我們家,即便多達五口人,卻連部車也沒有。如果不是智明,光是要把移民用的超大包包和行李箱帶到機場,都會是個大問題。 智明開車,我坐在副駕駛座,我爸媽坐在後座,移民用的大包包和行李箱,則放在後車廂。經過多番折騰,總算踏上出國的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