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想自己能化解許多心靈的傷痛,都由於文字的傾訴和繪畫的抒發。雖然都有些淡淡的感傷,感傷最終帶來的,是對人生的領悟與豁達。不負我心,不負我生。不瘋魔,不成活。 他的人生,苦中帶甜,笑中帶淚,更帶智慧。人生本是艱難,但幽默面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