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要我說幾次才明白呢?女生不能當社長,這職位對妳們來說太辛苦了」

文╱趙南柱;譯╱尹嘉玄 登山社裡的男同學將女同學視如珍寶,總是以鮮花或萬綠叢中一點紅來形容,宛如服侍公主般悉心呵護,不准她們提重物,午餐、聚會續攤的場所也交由女同學決定,舉辦社團郊遊時儘管只有一名女同學,也會把最大最好的房間讓給那名女同學,然後再自誇說,社團得以順利運作,都是因為有他們這些穩重、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