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淑芬 醫者索酬勞,那得許多錢物。 只有一個整整,也盒盤盛得。 下官歌舞轉淒惶,賸得幾枝笛。 覷著這般火色,告媽媽將息。 ──辛棄疾〈好事近〉 請醫生來給老婆看病,病好了醫生要求付醫藥費。談錢真是傷感情,哪有那麼多錢啊,家中其他歌妓都已經打發出去了,只剩下一個整整,難道真要整盤端走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