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穎卿 十年前,我寫了一本書叫《媽媽是最初的老師》,這本粉紅小書使我成為一些年輕母親的朋友,她們不只視我為象徵性的母或姊,也常急切的對孩子提起我這個人。 有個小朋友,從三、四歲開始就經常聽媽媽說起未曾謀面的「Bubu 阿姨」,孩子因為媽媽的極力推薦,不只記在心裡,對我也自然有了莫名的好感;不只有好感,更把我的第一本書銘記在心。聽說,她覺得我的書名很有道理。 完整文章
他受夠了這個世界,準備好告別明天,卻有一群討厭鬼,老是來按他家門鈴…… 有人叫歐弗是「地獄來的惡鄰」,因為他老愛四處巡邏、東管西管,像是熱心過頭的里長伯或者討人厭的糾察隊。不過會這樣叫他的人越來越少,因為這一區的鄰居不是搬進城裡,就是住到療養院,幸運一點的直接上天堂。其實,歐弗也籌畫好了,準備去跟他此生的摯愛重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