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舜羽、魏君穎 我曾經很喜歡吃統一布丁。 一定要標準大小的,那才有我認為的完美比例,焦糖醬跟黃澄澄的布丁,有彈性和滑溜的口感,我討厭有的人把糖漿跟布丁攪得爛糊糊的,我鍾愛的吃法是持小匙從上往下慢慢吃,把焦糖醬當成最後的獎賞,兩個太多,一次一個就好。 然而這一切,就在明白了「整個城市,都是統一的化工廠」之後,成為一段「因了解而分開」的舊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