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煎好的厚蛋燒鬆軟柔嫩, 準備切成塊時,森光媽媽指著厚蛋燒邊角, 微笑對著站在一旁的我說: 「現在吃這個邊邊部位最好吃了。」 在這個森光媽媽公認可以偷吃的時刻, 我抓起還熱氣騰騰、散發出誘人甜味的厚蛋燒邊角, 在厚蛋燒散開來之前,以最快的速度送進嘴裡。 看見我大口偷吃厚蛋燒的模樣,桂子小姐和森光媽媽都笑了。 廚房裡響起的溫暖笑聲、溫馨的口味以及家人的愛, 讓我的心緊緊揪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