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自信過剩,哪裡就有錯覺──服從權威的「聲望偏誤」

文/陶德.羅斯;譯/劉維人 我在讀博士的時候,有個同學邀我去參加夏季葡萄酒起士派對,我認真打扮一番,拿出一支自己最喜歡的酒:充滿葡萄柚風味的馬爾堡白蘇維翁。紫藤花盛開的香味在派對的花園中飄盪,噴泉的聲音在背後有如銀鈴,每個人都一邊開心地聊天,一邊品嘗裝飾華麗的葡萄酒和起士。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