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應,是我認為從事徵信這一行,最恐怖的職業傷害

文/謝智博 兒子五歲的時候,我問他長大以後想從事什麼工作,他雙頰綻出酒窩,笑著說:「我想當徵信社的老闆!」 對一名父親兼創業者而言,這句話既醉人又甜蜜。然而,埋在心底的擔憂旋即湧上,幾乎令我脫口而出:「拜託不要!」 為什麼? 因為這個行業伴隨著大量的「職業病」與「副作用」,往往會銘鐫在一個人的行為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