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袁兆昌 沒說再見風景沒有關上 窗外全是黑暗我知道不是因為我看見 風吹進我的耳裏壓著壓著卻沒有聲音 他們曾經的拳頭今天我不得追討 我的家人走進來我不得轉身我 擁抱不了她與他,我愛的人 從今天起,山水全都屬於你們唯獨嘴巴 嘴巴不能說不,當他們要 燒去我身體裏外的傷痛 燒去曾令我痛楚的刑具痕迹 燒去我的希望燒去我的國家 我是他們烹肉的柴枝 我成灰的身體飄到他們的制服與便衣他們 完整文章
文/袁兆昌 總有人以為牽手的男女談的是戀愛 以為情人端來的禮物自己一定喜愛 鍾情甜美的語言與吵架的快感並且 認為自己像政府一樣往往絕對正確 而接吻的各種姿勢早晚受風濕影響 補過的日子愈來愈短我們愈來愈蠢 有時覺得星球大戰誤炸宇宙艙那孩子 誤殺宇宙生物是正義的有時覺得可愛 動物隱藏人類仇恨是正常的有時覺得 二月十六日才上映的情人節電影是對 愛情充滿信心的另一種惡搞有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