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袁兆昌

總有人以為牽手的男女談的是戀愛
以為情人端來的禮物自己一定喜愛
鍾情甜美的語言與吵架的快感並且
認為自己像政府一樣往往絕對正確
而接吻的各種姿勢早晚受風濕影響
補過的日子愈來愈短我們愈來愈蠢

有時覺得星球大戰誤炸宇宙艙那孩子
誤殺宇宙生物是正義的有時覺得可愛
動物隱藏人類仇恨是正常的有時覺得
二月十六日才上映的情人節電影是對
愛情充滿信心的另一種惡搞有時
只愛片段式購物的男生是無辜的

風雨老去樹還年輕那些情人吻著以為
幸福是接著的所以接吻所以不安所以
我們總是不習慣當情人

※ 本文摘自《肥是一個減不掉的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