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文薰(臺大臺文所副教授) 在二○○四年至二○○八年之間,如果你從新生南路側門進來,緣著普通教室旁小徑轉入,請留心排球場下茂盛過頭的莽草。夾道矮灌木叢中漫開朱槿,鳳凰木高層枝椏間迎來兩層樓建築,漆著奇異的芥黃色。這棟草木染風情的建築物原屬地理系,拆掉後現為博雅教學館。曾經有個時代,走上二樓就是臺文所,你可以遇見意興遄飛、喉張眉揚的柯慶明先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