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有人是昆蟲迷,但絕大多數人類對那些身形怪異的節肢動物既鄙視又嫌惡,欲去之而後快。 不管對牠們的惡感有多深,不能否認的是,我們對牠們的理解太少,少到增長人類沙文主義的氣燄高張。 作者修.萊佛士是耶魯大學森林與環境研究博士,從森林系跨越到人類學系,致力於探索人、動物與無生物之間的關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