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有人是昆蟲迷,但絕大多數人類對那些身形怪異的節肢動物既鄙視又嫌惡,欲去之而後快。

不管對牠們的惡感有多深,不能否認的是,我們對牠們的理解太少,少到增長人類沙文主義的氣燄高張。

作者修.萊佛士是耶魯大學森林與環境研究博士,從森林系跨越到人類學系,致力於探索人、動物與無生物之間的關係。

一如本書引言,法國哲學家家巴謝拉所說的:「細微的事物猶如一道可開啓整個世界的窄門。」《昆蟲誌》以A-Z,百科全書式的綜覽書寫,試圖闡述人與昆蟲之間的關係與「鴻溝」。

然而這本書若只充塞廣博科學知識,縱然可觀,便少興味。令人嘆服的是作者的恢宏格局與有溫度的文字功力(多虧了譯者陳榮彬老師的好譯筆),以田野調查的生猛與細膩,既具動態,又帶出環境、氣候、歷史、社會、文化、藝術、心理,大跨域地將這「人與昆蟲的關係與鴻溝」,呈現得如此驚心動魄,一如置身現場。

所以,在巧玲領讀下,你宛如看到作者描述的「每天不管哪個時段,每年不管哪一天,路易斯安那每一平方英里上空的十五到四千三百公尺上空,平均都有二千五百萬到三千六百萬種昆蟲。」

然後,你會和《昆蟲記》作者法布爾一起蹲在普羅旺斯的新家荒石園四周,觀察鳥類、植物與真菌,感同身受他夏天時卻恨不得砍掉家門外兩棵梧桐樹,只因那「著魔的蟲害」——蟬叫。

你也會遇見鬥蟋蟀風潮再度席捲的上海狂熱份子、卡夫卡的「早上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蟲」、會到車諾比,看到核災後畸型生長的昆蟲、會為納粹視猶太人為蟲,而理直氣壯冷血大屠殺⋯⋯

我說這本書文學性高,充滿悲憫,屢屢停下,捲卷深思;而巧玲也認同作者給出了一個令人驚嘆的萬花筒,值得一讀再讀。

深愛這部作品的巧玲,還帶來哪些重點解說呢?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左岸文化主編林巧玲,領讀《昆蟲誌》。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