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當代繁複而華麗的敘述手法我早已感到不耐,我渴求只出現在傳說和童話裡未經調味的說故事方式。 某種已被流傳幾世紀的溫和老舌尖舔淨的說書口吻, 也許透過老婦之口,也許是幼獸的嘴,平靜而不具名地娓娓道來。 ……因此我說的故事要清澈而不零碎 我的主角,都是傳統的定型角色不受過往經驗和性格的影響── 巫師、隱士、無邪的年輕戀人, 那些我們從格林童話、榮格、威爾第和義大利即興喜劇中回憶起的角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