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蔡翔任 清晨的光就像在幫我熱一杯牛奶那般飽和了起來,事物喝著時間慢慢暖了而變白。 那是世界的胎光,一層薄薄的愛,從擁擠的日子和人群的深處透了出來。 或者,我根本就只是個日長夢多的人。 學會習慣任何長度的一天還有空的,滿的庸俗的,荒謬的。 像結出空白的水果那樣荒謬而神奇。 在我和事物之間充滿著那樣的虛像,這樣日子,有時候,空白得碰不到前後的日子。前後的我之間有信天翁完整地飛過。 完整文章
文/ 蔡翔任 下雨時我喜歡聽雨聲的核心 雨水內在那最亮的命題 而當你說話,我更愛聽著 話語的邊線。如睡蓮 平貼著水面,貼著你說話的波影。我就這麼映透著你的談吐與聲息。到底 我不太在意你說些甚麼只要你熱情、純粹音色和語調結出超越現實的水果你語詞中的事物就圓盈有光。 我更愛,當你說話,沿著你言語的邊緣攀轉如抓著一座巨大的摩天輪高高聳立在俗世之外有時候高過太陽,我就是穿梭於所有星空高原的旅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