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蔡翔任

清晨的光就像在幫我熱一杯牛奶
那般飽和了起來,事物喝著時間
慢慢暖了而變白。

那是世界的胎光,一層
薄薄的愛,從擁擠的日子
和人群的深處透了出來。

或者,我根本就只是個日長夢多的人。

學會習慣任何長度的一天
還有空的,滿的
庸俗的,荒謬的。

像結出空白的水果那樣荒謬而神奇。

在我和事物之間充滿著那樣的虛像,這樣
日子,有時候,空白得碰不到
前後的日子。前後的我
之間有信天翁完整地飛過。

為我啣來第一片清晨的光
人生總需要這些日長夢多的小鏡片
哪怕夢慢慢褪色,哪怕

光線再怎麼細小,我都還要
從中擠出更小的筆芯
畫畫花草,畫畫生活。

畫畫回憶和眼淚
畫畫煩惱和智慧
畫畫你。
二○一四、十、七

※ 本文摘自《日光綿羊》,原篇名為〈清晨的光就像在幫我熱一杯牛奶〉,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