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達陽 〈午後〉 直到傳說遠得連字跡都淡了,風才止息 草原收斂起遼闊的樣子 臨走妳還是打翻了高腳杯 沿著陽台磁磚規矩的縫隙,酒沫持續下墜 汩汩染進扉頁間寂寞的霉味 彷彿時光自彼默默蓋下印緘 我停止蠹蝕 日照中踡成一個密實不透光的蛹 在線裝書的頁裡回想古老的寓言 良久良久 然而只記起了一些關於酒館的寧靜 一些激昂的亡命的焚殆的寧靜 一些風一般模糊的背景,和字跡 而妳在字跡之外,停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