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弼善 「火車和音樂其實是一件事,都是流動的事物、流動的感覺。」 ──侯孝賢 螢幕前方小小的、幽微的星火越近且大,伴隨「藍皮火車」緊貼地表的轟隆聲,滿山的綠意怏然佔據了視線所及,太平洋的無限蔚藍也清爽直面,最後在台東金崙站停靠,步入那段以火車串聯鄉鎮的斑駁年代裡。 完整文章
文/許弼善 「以為蟬去了他們必須前往的地方/以為這個能延續一輩子的夏天將永遠永遠地結束/可我剛剛確定聽見了/那顆青槭下的泥土/無聲無息地開始鬆動」 ──〈歸蟬〉許含光 宛如日本電影裡,靛藍透亮的濾鏡中帶著淚痕,埋葬花骸的美少年。多愁善感與天真爛漫共同呵護著,仙氣圍繞的許含光。 完整文章
文/許弼善 「豆油伯,你做了幾十年,都沒有厭煩過?」 「當然會有啊,這個工作老是重複,但是,我就是做醬油的啊。人生不都這樣,做醫生的就做醫生,做老師的就做老師,做田的就一直做田,都會厭煩吧?可是也因為有厭煩,才更清楚自己為何要繼續。」 ──《用九柑仔店》第1集,第76、77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