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愷文;譯/林麗冠 那年,我二十二歲,是個職業算牌員。我不久前才拿到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系的學士學位,但是在日常生活上,那些正統教育幾乎都派不上用場,反而是在 21 點賭桌上,我運用數學和統計學贏牌。我練熟了幾道直接的公式和簡單方程式,它們告訴我:每次該下注多少錢。如果我照著這些公式打,我就會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