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薇晨 冬天的早晨,賴床是一種醒神的體操,惺忪的人總要反反側側,磨磨蹭蹭,努力換過各種姿勢之後,暖身完畢,方能勇於離開被窩裡,自己的溫熱。 這兩年來,冬天整個延後了。日子總是進入一月才漸漸冷卻,直到三月四月,還有教人哆嗦的寒意,也不知道算不算春寒。 鐵錚錚的冬,固若金湯的冬。於是春季也來得更遲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