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出一個母親措手不及的問題 「那,我是不是你親生的?」

文/平路 回到那個早上,引出真相的話題。 你與母親坐在陽台上早餐,對於即將聽到的事,你沒有任何預感。 之前,你去了美國一趟,長途飛行辛苦,你讓母親留在香港。或者是那段時間她覺得寂寞,你回港後,母親常在小事上找碴,話題總繞回父親骨灰還沒有入土那件事。 父親骨灰暫放在台北,揣摩父親最後幾年的意向,應該是…

她等著母親還魂,期盼從未擁有過的母女天倫降臨……

文/平路 接下去,父親過世後的日子,當時隨手記下一些,你盡量保留文字的原貌。它直接、它狂暴,某個意義上,象徵你生命原初的錯亂。 二○○六年五月,那天早上,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對於你,那是人生出現轉折的一天,在記憶中始終那麼清晰。周遭的事物也一起……經由瞬間急凍而永遠保鮮。 譬如當年,「九一一」事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