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針見血的九品脫

文/黃貞祥(清大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 老實說,我還滿粗心大意的,所以手腳無時無刻都有各種血光之災的小傷,見到的朋友常不禁懷疑我是怎麼活到今天的。雖然我已習慣到見了血,就噴噴消毒酒精了事,可是見到別人身上帶血,心中仍感到極為不適,所以我才決定不念醫學系。相信這種在現實生活中見到他人流血的不適感,是大多…

他把小牛的血輸進人體,然後旋即被控謀殺⋯⋯

文/荷莉.塔克;譯/陳榮彬 時間:一六六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地點:巴黎 冷風從塞納河上一陣陣颳過來,巴黎人為了驅寒,不管是煙囪裡或者大街上,都有人生火驅寒,因此這個法國國都整個被籠罩在一片黑色煙霾裡。根據紀錄,一六六七年冬天是史上最冷的寒冬之一,想要取暖並非易事1。木材價格飆漲,人們幾乎找不到新鮮食物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