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繭 透光練習 太陽光升起,試圖從柔軟的床榻離開。 努力把模糊的意識推開,狹小昏暗的房間,有時也關不住孤獨。那些對我而言還算陌生的城市,多希望都能走訪一遍,即使僅能憑藉一雙無助的腳,但我知道這樣已經足夠了,我還有一雙腳能夠帶我抵達遠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