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自以為拿到「道德許可證」,反而更容易使壞

文/凱莉.麥高尼格 人很容易把自我放縱視為善行的最佳報酬。「我表現得那麼好,應該享受一下。」這種「我值得」的感覺,常常成為墮落的理由,使我們忘記了真正的目標,而屈服在誘惑之下。 每次我開「意志力科學」這門課,這世界就會貢獻絕佳的意志力醜聞,正好讓我用來說明人為什麼失控的理論。過往的實例包括嗑藥牧師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