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閔筑 男人似乎有點歉疚。 「我之前不會這樣的,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狀況不是很好。可能是太累了……」 我還是沒看他,牆上出現了一隻螞蟻,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在我剛剛一閃神,牠就在視線範圍了。牠緩慢的往前爬,越過牆面上細微的裂痕。我驚訝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中,自己竟然還能清楚地看到一公尺外的螞蟻。 「沒關係啦。真的。」 我聽見自己發出聲音對他說話,但目光仍停留在那隻螞蟻身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