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糖尿病的爺爺每天一起去挨針,笑瞇瞇去,笑瞇瞇回來

文/黃育清 晚上, 接近八點鐘了, 隔壁房門前響起了聲音,一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叫八十五歲的爺爺:「大哥,走囉!」 有時候,「大哥」已經準備好了, 等不太久, 就開了門, 兩個人作伴一齊搭電梯下去;有時候, 「大哥」不知道忙什麼,也許是上廁所, 也許是衣服扣子扣不攏, 就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門前踱過來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