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黃育清

晚上, 接近八點鐘了, 隔壁房門前響起了聲音,一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叫八十五歲的爺爺:「大哥,走囉!」

有時候,「大哥」已經準備好了, 等不太久, 就開了門, 兩個人作伴一齊搭電梯下去;有時候, 「大哥」不知道忙什麼,也許是上廁所, 也許是衣服扣子扣不攏, 就見六十八歲的爺爺在門前踱過來踱過去地等著, 直到八十五歲爺爺整理妥當, 兩個人再一起搭電梯下去。

幾次下來, 每當「大哥」的喚聲響起, 隔壁房中就有了動靜, 然後他們下樓去了。我很想知道他們兩個每天這時間結伴去哪裡,問六十八歲爺爺似乎比較合適,因為他看起來比較愛和人說話。

有一天,我就攔住了六十八歲爺爺,他這時候正在八十五歲爺爺門前徘徊著,等著他口中的「大哥」。

「你們每天晚上去哪兒呀?」我問。

「一起去醫務室。」六十八歲爺爺說。

「去量血壓?」我知道有人每天會定時去量血壓,六十八歲爺爺和八十五歲爺爺也是這樣嗎?

「不是。」六十八歲爺爺說:「我們一起去打針。」

「什麼? 打什麼針?」

「我們都是糖尿病,每天都固定要打針的。」原來如此,看來我的高血壓比他們好多了,我只要每天早上服藥就可以,他們還得晚上去挨一針。

「什麼? 才不只一針呢!」六十八歲爺爺看見八十五歲爺爺出來了,趕緊迎上前去,邊走邊向我解釋:「我們一天要打四針,三餐和晚上這一針。」

「真的? 每天都要打?」

「當然。」六十八歲爺爺回答,八十五歲爺爺也點著他有點肥胖的大頭。

「一天四針,哪有那麼多地方可以下針?」

說話間,我不知不覺跟著他們進了電梯,六十八歲爺爺也不覺得這是什麼祕密,他誠實地說:「打肚皮,我跟他都是打肚子。」

我們一起到了二樓,一起進了護理室,可是,護士小姐不在。

「等一下就來了。」六十八歲爺爺說:「她這段時間很忙,有人需要她到房裡服務,她忙完就來了。」邊說,他邊向八十五歲爺爺示意:「大哥,你坐這張椅子等。」

既然到護理站來了,也順便量一下血壓吧! 正這麼想著,又有人進來了,是兩位奶奶。我不太認識她們,因為都是新入住的。這兩位奶奶都保養得很好,皮膚白潤,完全看不出年紀,她們找了位子,也坐下來等。

我不敢貿然問她們是不是也來打針,但見六十八歲爺爺跟她們講話,好像很熟的樣子,應該也是吧,我心裡這麼想。

護士小姐來了,房裡擠了五位老人家,她要怎麼打針呀,我看我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湊熱鬧吧!

聽到護士小姐對八十五歲爺爺說:「您既然坐下了,就打屁股吧! 今天不打肚子了。」我逃一樣地回自己房間,覺得自己好像過於好奇了,怎麼竟然跟人去護理站? 太不像話了吧!

後來,再聽到「大哥」的喚聲,我完全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了。但是我還是不能接受「在肚子上扎針,每天要扎四針」的事實,光想著都叫人害怕。六十八歲爺爺和八十五歲爺爺真是勇敢,他們每天都笑瞇瞇地一起去,笑瞇瞇地回來,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是去了一趟便利商店,吃了什麼好東西回來呢!

再後來, 聽說那兩位奶奶也是去打針的。而且因為同是打針人吧,她們成了好朋友,常常看到兩個人結伴到餐廳,一起用餐,一起上樓。雖然樓層不同,總要回自己房裡,但是也常見兩個奶奶同時進同個房間,彷彿有說不盡的話還沒講完似的。

我有心血管的問題,每次提到這點都會感到懊惱:「為什麼父母親都沒有這方面的毛病,我卻有? 為什麼我的飲食比別人清淡許多, 還會高血壓?」

但是,當我看到六十八歲爺爺、八十五歲爺爺,還有那兩位白淨的奶奶按時到護理室報到,一點也不怨尤,面帶微笑的他們帶給我很大的感動。

同病的他們,平靜的身影,彷彿在告訴我:「我們有伴,我們在一起,我們不怨。」

本文介紹:
還不錯的老後:他們這樣過生活:一群人的老後3》。本書作者/黃育清;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董事長說故事
  2. 幸福樂齡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