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亞然 讀博士,路遙遙又無止境,兩年之後進入第二階段,開始專心寫論文。為了心無旁騖,避世搬到德國南部小鎮杜賓根(Tübingen)。杜賓根是個大學城,出版社老總跟我說,文學雜誌《今天》以前的詩歌編輯、詩人張棗也曾在這裡讀書教書,還在小鎮度過了他人生的最後時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