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志銘 詭譎的年代,糾纏著島嶼時空的悲情歷史,總有著許多不可解的矛盾。 端望小說集《鵝媽媽出嫁》各種版本封面圖像,勞動者楊逵的孤獨身影不約而同地顯得如此堅毅執著。源自日治時期農民運動的人道社會主義,以及晚年身體力行頌揚勞動生活的一身勁骨,無論從事台灣文學的筆耕志業或是拓墾在鄉野農園的荒煙蔓草間,他心中惦掛的那把鋤頭彷彿未曾停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