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邁克‧赫布;譯/林宜萱 當我詢問作家提姆.費里斯他摯愛的逝者的食譜時,他傳來一份簡單的睡前飲品—蘋果醋,蜂蜜,熱水—這是他固定會準備的。每當熱氣中的酸甜味突然襲向鼻子時,他就會想到他的一位導師:塞斯.羅伯茲博士,接著眼皮會開始變得沉重。費里斯可能是我們這個時代最著名的自我實驗者,是生物駭客運動(Biohacking)和個人最佳化(Persona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