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口羊 半夜三點從被窩中爬起,濃重的夜色伴隨著綿綿小雨,路上無人無車。從沒在這個時間踏出家門過的我,深怕濕漉漉的天氣加上夜黑視線不佳出意外,套上鮮豔的黃色雨衣,就這麼騎著車趕往台北城的西南角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