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小說拆毀這暴力的殿堂:與李奕樵談《遊戲自黑暗》

文/洪啟軒;人物攝影/汪正翔 恍惚之中,李奕樵已經到了,眼前的他一身素黑,遞來乾淨俐落的笑,好像才跟你一般大,不免疑心,這個大男孩,就是寫出《遊戲自黑暗》這樣一本具高度自覺之作的人嗎──你哪裡又想得到他也三十歲了。 嗨,遊戲Boy。啊,曾都中二的我們有共同的記憶,怪獸之決鬥,那被法老王靈魂寄宿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