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扎克.伊博黑姆、傑夫.蓋爾斯 1990年11月5日 紐澤西州‧克利夫賽德公園 媽媽從床上把我搖醒:「出事了。」她說。 我七歲,是個穿著忍者龜睡衣的胖小子。對我來說,在天還沒亮就被叫起來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我己經很習慣了。可是只有爸爸才會這樣做,而且是為了叫我起來、跪在我那條有著清真寺尖塔的小毛毯上禱告。媽媽從來沒有天沒亮就喊我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