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茉莉‧布魯;譯/林欣璇 某個星期五下午,我在辦公室裡翻找文件,想趕快完成工作、早點下班,我和兼差夜店的一個酒保有約。 「過來!」瑞爾登大叫。 「我們要辦一場賭牌遊戲。」他說,盯著筆記本,繼續塗鴉,「時間是星期二晚上。由妳幫忙執行。」 我知道瑞爾登有時會賭牌,因為我開始幫他工作後,有去送過和取回幾張支票。 「但我那天要去酒吧工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