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歪著頭讀著這張飄落在地上的紙。 親愛的露西.席爾柴斯特, 妳在五月三十日星期一與我們有約。 人生 謹上」──西西莉雅.艾亨,《星期一的邀約信》 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和自己的「人生」對話,你第一句想說的、想問的會是什麼呢?還是你害怕和主角露西一樣,在聽到「人生」誠實的答案之後,無法面對那隨著許多秘密、遺憾、錯過而來的天翻地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