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二師兄 台灣人是眾所周知的什麼都喜歡分派。 吃荷包蛋可以分成蛋黃全熟派跟蛋黃半熟派。 吃大腸麵線可以分成看到香菜會哭派以及不加香菜會死派。 連吃咖哩飯都可以分成把醬跟飯拌在一起派以及分開吃派。 拌在一起吃的人堅稱咖哩跟飯直到拌在一起之前都不能算是咖哩飯,分開吃的人則認為拌在一起跟廚餘沒什麼兩樣。 完整文章
文/蔡慶樺 剛到法蘭克福工作時,某一次,與一位工作聯繫對象吃飯,他問我到德國多久了,我說剛到,他問會不適應嗎?我說不會的,因為我以前便來德國讀書過,對德國的一切都很熟悉。 他說:「您是隻老兔子了(Sie sind ein alter Hase)。」我笑說:「是啊,我已非今年之兔(Ich bin kein heuriger Hase)。」 完整文章
文/廖建華 ◎收錄於二○二○年二月《狂飆一夢:臺灣民主化與沒有歷史的人》,廖建華影像工作室出版。 廖建華(一九九○~) 臺灣嘉義人,畢業於清大化工所,現為獨立影像工作者。紀錄片作品有《末代叛亂犯》、《狂飆一夢》,同時著有同名出版品。 詹益樺給蔡有全的信[1] 哥: 完整文章
文/翔宇、黃家俊、林書帆、林吉洋、莊瑞琳 颱風的生成固然是客觀的大氣現象,但是人類對於颱風的認知則否,尤其世界各國對於颱風,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多年來始終難以整合。舉例而言,對於西北太平洋上劇烈的熱帶氣旋,也就是臺灣所稱的颱風,不論程度分級、個數乃至於名稱,縱使各國努力異中求同,仍因諸多複雜的因素而常有相異之處。 「颱風」的門檻,亞太各國不相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