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avlxyz on Visualhunt

台灣人是眾所周知的什麼都喜歡分派,派系鬥爭最劇烈的還是粽子

文/二師兄

台灣人是眾所周知的什麼都喜歡分派。

吃荷包蛋可以分成蛋黃全熟派跟蛋黃半熟派。

吃大腸麵線可以分成看到香菜會哭派以及不加香菜會死派。

連吃咖哩飯都可以分成把醬跟飯拌在一起派以及分開吃派。

拌在一起吃的人堅稱咖哩跟飯直到拌在一起之前都不能算是咖哩飯,分開吃的人則認為拌在一起跟廚餘沒什麼兩樣。

我真的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爭的,我最討厭的就是為了咖哩飯吵架的人,還有吃咖哩飯不拌在一起的人。

到底在想什麼?是不會直接喝咖哩嗎?

離題了。

派系鬥爭最劇烈的還是粽子,這也許是台灣南北戰爭的核心要素之一。

兩千多年前屈原投江至今,粽子文化在亞洲各地開枝散葉,歷史淵遠流長,在台灣更是派系繁雜,種類多到可以開一個粽藝節目。

舉例來說,南部粽是將生糯米及餡料一起包進粽葉裡,直接用糖水熬煮,直到一粒一粒的米變成一坨一坨的泥。

北部人比較乾脆,直接把油飯包進粽葉裡面,然後假鬼假怪地再蒸一遍,做成間諜肉粽賣給公視拍攝生態紀錄片。

中部粽則是沒有忘記屈原投江的精神,堅持一命換一粽古法製作,最富人情味,每一口都能吃出靈魂。

我的北部朋友培文年輕不懂事,堅定地認為北部粽是台灣唯一合法的肉粽。

「南部人是不是什麼料理都要做到跟鼻涕一樣才吃得下去啊?」他總是這麼說。

每次聽到有人說這種話,來自府城的傑森總是大大地不以為然。

「北部沒有粽子,要我講幾次?」他嘆了口氣。「我能理解你們想要跟風的心情,但人遲早還是得認清現實的。」

「你到底在供三小啊?」培文皺眉:「你就承認南部粽吃起來像漿糊很難嗎?」

「不是啊,我今天也不是要跟你戰南北。」傑森雙手一攤,說出戰南北的起手式:「兩個不一樣的東西怎麼比較?」

「就好像你不能比較北部的滷肉飯跟南部的滷肉飯哪一個比較好吃,因為北部根本沒有滷肉飯,這樣你懂嗎?」

「你就算要比,也要拿來跟南部油飯比,而且南部的油飯也沒有那麼難吃,這樣你懂嗎?」

「不是把油飯做成立體的就會比較好吃,就好像 3D 版的音速小子做得跟屎一樣還是贏不了 2D 版的,這樣你懂嗎?」

「我沒有要戰南北,因為北部根本戰不起來,這樣你懂嗎?」

我自己不太喜歡吃粽子,所以沒有特別偏好。

很多台南人吃到美味的粽子,就會覺得:「幹,這粽子這麼好吃,我怎麼可以自己吃?」然後他們就會一口氣買好幾串分送親朋好友。

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那些親朋好友也都有自己喜歡吃的粽子,並且也都心有靈犀地覺得不能只有自己吃到。

基於一種「我家巷口屌打你家巷口」的驕傲,每年端午節都會變成以粽換粽大賽,家家戶戶的冰箱直接被粽子佔領。

你知道連續吃粽子一個禮拜的感覺是什麼嗎?

就好像喝了一公升的強力膠,每次排便廁所裡都是一陣腥風血雨。

你彷彿突然變成屈原,明明就只是靜靜地躺著,什麼都沒有講,人們卻不斷拿著粽子往你身上砸。

台南對粽子的愛不止深刻,而且狂熱,甚至有高中直接用肉粽的圖案當校徽,也就是世人熟知的粽子女中。

想起我高中的時候,無數血氣方剛的高中男生都被吸引到粽子女中附近徘徊,只為了欣賞香噴噴白嫩嫩的……的粽子。

想起那時的時光,真的是粽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話說回來,雖然我不吃粽子,倒是很喜歡吃一種類似粽子的料理,叫做鹼粽。鹼粽的製作方式是在糯米中加入鹼油,然後包進粽葉直接水煮,煮熟後沾糖粉或蜂蜜食用。

食用方式是用粽子沾起砂糖或蜂蜜,再就口舔食,吃完之後還可以用粽子擦去嘴角沾黏的糖粒再將其丟棄,不僅方便,並且非常台南。

想到這裡,我嘴又饞了,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 本文摘自《台灣異聞錄》,原篇名為〈南北粽之爭〉,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