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歪著頭讀著這張飄落在地上的紙。

親愛的露西.席爾柴斯特,
妳在五月三十日星期一與我們有約。
人生 謹上」──西西莉雅.艾亨,《星期一的邀約信

如果有一天,我們可以和自己的「人生」對話,你第一句想說的、想問的會是什麼呢?還是你害怕和主角露西一樣,在聽到「人生」誠實的答案之後,無法面對那隨著許多秘密、遺憾、錯過而來的天翻地覆?

「人生。是啊,沒什麼不對。我的人生需要我,它正經歷一段難熬的時期,而我卻從未真正關心過它。我左顧右盼,忙著做其他的事……。我必須去跟它見個面。」

然而,露西在赴約後,卻發現自己活生生是個被人生糾纏上的倒楣鬼。她對人生的第一印象奇差無比,她的人生外表邋遢、處境灰敗、態度不耐,偏偏對她知之甚詳,又毫不留情地戳破她種種有所保留之處,讓她倒足胃口。露西想置之不理,人生卻窮追不捨,逼著露西不時回想起她失去的一切,讓露西的過去無所遁形。過去也就罷了,更嚴重的是,人生可能阻撓她發展新戀情

露西是這麼介紹自己的:「兩年前,我拋棄了交往五年的男朋友,辭去工作,把公寓賣掉,租一間小套房。現在,我有一個我超喜歡、翻譯使用說明書的工作。」然而,在和她的「人生」搭上線後,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實情是:她現在的工作薪水只有以前的一半,套房的大小只有以前公寓的四分之一,而且,「好吧。我是騙人的。是他甩掉我的。」

看到這裡,你或許會問:露西為什麼要說這麼容易被戳破的謊呢?作者西西莉雅欲點出一個現象:為了避免使自己面臨認知失諧的無力感,人們在陳述自我狀態時,首先要說服的對象往往是自己。「工作就是我的娛樂」、「5坪的房子也能是小豪宅」……諸如此類的自我催眠來自社會結構與媒體文本的強化,書中的露西有扮演全知角色的「人生」引領她突破盲點,那麼現實世界中的我們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