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Avatar

eva

文/劉粹倫(紅桌文化總編輯)

公民,不服從!梭羅最後的演講立即購買

說到梭羅,大家都會想起《湖濱散記》。《湖濱散記》受人喜愛,版本不勝數,因為書中字字句句,都呼喚著每個渴望與自然親近的靈魂。然而,梭羅並非不問世事,只顧躲在湖邊與閒雲野鶴相守,他以為物質要簡單,不受欲望驅使,讓心明亮乾淨,才能過簡單生活。他可以說是近代Simple Life的始祖。

怎麼讓自己的心明亮乾淨?請搭配服用《公民,不服從!》。談湖濱的四季情思,讓人心生嚮往,但談實踐方式,以梭羅直截了當的表達方式,恐怕多數人都難以招架。「生活只是賺錢跟工作!?」、「為什麼讓八卦攻佔我們的心?」他的諸多提問都直指問題的核心,把我們最不想探究的生活態度,從桌子底下翻出來要大家看個仔細。簡單講,讀梭羅的 《公民,不服從!》,很難「舒服」。

史上討厭《公民,不服從!》的人所在多有,曾經被列為禁書,還說梭羅的思想幼稚,不值得一讀。可想而之,梭羅這讓人「不舒服」的作品,流通的版本就少得多了。但受此書啟發的人更多,紅桌因而決定在梭羅逝世150週年出版《公民,不服從!》,希望讓更多讀者重新認識梭羅的經典,心情可以說是興奮又慎重。

巧的是,準備出版的時候,知道王丹先生也在專欄「洛杉磯傳真」中推薦梭羅的〈公民不服從〉;而發起「你好大,我好怕!」反旺中案的王小棣導演,也大方跟編輯分享閱讀本書的感觸。也讓編輯相信,《公民,不服從!》是一種現今氛圍中的閱讀,溫習像梭羅這麼樣看待世界──一直存在,卻被遺忘的角度。

願意發揮影響力的人愈來愈多,影響力的大小,知名與否,都不是關鍵。也許我們的民主進程太填鴨,所以從來沒有機會思考身為「公民」除了投票、繳稅,還有「不服從」的義務。梭羅明白,人的渺小,生命的短暫,可以做的事情真的有限。他絕對是古怪的,雖然要大家「不服從」,但也不聚眾,而是以他個人的生活形態,作為抗議政府不公的方式。他自己做不到的,也不會教人去實行,而他的思想因為純粹,而力量十足。

梭羅所倡導的思想,似乎是顛覆的力量。學者都把梭羅的幾篇演講看作是政治思想,但我倒覺得這是他的精神哲學。他要人反求諸己。我們都是多欲之人,所求亦多,容易把問題變得複雜,因而忘記自己是為何而來?他說,我們不是生來要改變這世界的,而是要好好地過生活。《公民,不服從!》呼喚著想從舒服的表相中叛逃的靈魂──做人應該做的事,過人應該過的生活。

本文收錄於《犢月刊 NO.02》,歡迎免費領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