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開膛史

外科醫師的祖師爺是理髮師?開什麼玩笑?不過,身為外科醫師的新銳作家蘇上豪在《開膛史》告訴大家,是真的。

雖然這結論是推敲出來的。本書第一篇〈外科的祖師爺〉,蘇上豪開場說,他常思考一個問題:木匠拜的祖師爺是魯班,老師拜的祖師爺是孔子,那麼外科醫師拜的應該是誰呢?

不選特定人物,若依行業,就是理髮師了。可是理髮師和外科醫師怎麼會扯在一起呢?除了「剪」這個動作之外,沒什麼交集點不是嗎?是啊,但會剪就夠了。蘇上豪配幾張畫作,看圖說故事,其中一張,理髮師一手拿剪刀,一手持刀。剪刀是剪頭髮用的,但這把刀,大大一把,是做什麼的?它是手術刀,用來幫顧客割除疣、痔、瘤等皮膚贅物。

中世紀歐洲,很多手術是理髮師完成的,因為手術會沾到血,醫師不為;且勢力龐大的教會不認為外科是重要醫學,醫師提不起勁,更不用說萬一手術失敗,往往被施以嚴厲處罰,這樣有功無賞,打破要賠,誰要做外科工作呢?

於是江湖術士、三教九流之士趁虛而入,充當庸醫,幫人解決一些身體外部的問題。他們不一定醫人,也可能相反去懲罰他人。書裡有一張圖,是犯人被施以剝皮酷刑,執行者等於是理髮師/外科醫生/剝皮劊子手的合體。

幸運的是,時代演變,現代的外科醫學已經是專業科目,不是阿貓阿狗所能濫竽充數的了。不幸的是,工作辛苦又有官司纏身的麻煩,許多外科醫生轉攻整型外科,滿街都是整型診所。

既然趣談外科史話,《開膛史》自然不會略過整型外科。蘇上豪旁徵博引,生葷不忌,什麼話題都可能拉進來暢談。例如割包皮,不就是整型外科要做的事?但是此書有文說道,古希臘羅馬時期,包皮是男性象徵,是寶貝的一部分,不能亂割,據說當時奧運,選手與觀眾都全裸,女性禁入,而露出龜頭是不神聖的行為,因此如果包皮過短,就要把包皮往前拉,或用線綁起來,若小時候割掉了,還得請外科醫師幫忙重建。

儘管如此,縫包皮還不算正式的整型手術,公認的整型手術最早出自前六世紀印度醫師蘇許魯塔,他做的是鼻子整型手術。古印度犯通姦罪者削鼻,沒了鼻子,只好找醫師幫忙,蘇許魯塔把額頭的皮膚移過來包覆削去的鼻子,讓該部位長出新鼻。

補鼻之術,尚有其他,在醫學還不夠發達的古代,千奇百怪的方法都有。有興趣者,詳見此書,我不能再抄了,因為類似玄思妙想、稀奇古怪的題材,滿書皆是。蘇上豪善於從今古文獻資料中尋找寫作題材,穿針引線,把蒐集來的材料消化、串連、比對,再佐以自己的專業知識與經驗,寫出一篇篇醫學科普散文。

如今的散文已走向專業、分眾的路途,各種題材都可能入文,各種專業人士都可能成為作家,不一定要有絕妙文筆或漂亮辭藻。而各式各樣的題目,飲食、運動、旅遊、自然生態、環保運動、性別、歷史等,都有人寫,作家各擅勝場,各領風騷。

若以職業別,醫師作家、藝人作家、軍中作家、工人作家、漁夫作家……列舉不完,其中論陣容最盛、成就最高,當屬醫師作家。這些醫師作家的作品,有的題材與本業無關,醫學知識與職業背景經驗不帶進創作中,有的善加運用,融專業本行於一爐,塑造創作風格特色,但印象中外科醫師作家不多,要一手操刀,一手持筆,似乎不太容易。蘇上豪是少見例子。他去年推出《國姓爺的寶藏》,獲選《亞洲週刊》十大華文小說。這本書穿梭台灣今昔,從鄭成功時期寫到今日台灣,有歷史的影子,但與醫學無關,《開膛史》則回到作者本行,篇篇醫學趣事閒話,卻仍不脫史的概念,醫學與歷史兩者元素結合起來寫成的《開膛史》有趣好看。

蘇上豪對於怪力亂神或不可解的事物,多聞闕疑,不武斷認定,不妄加批判,態度平和,一如他的文筆與敘述口吻,總是溫和的,不疾不徐的,令人讀來心情愉悅。據云作者正在創作下一部有關狼人的小說,更讓人期待。

蘇上豪作品《開膛史》《國姓爺的寶藏》電子書近期上架,敬請期待!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