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超魅力壽司男
立即試讀

作者在創作成人小說中第一人稱時,必須先衡量自己的能耐,如果主角是大醫院裡的醫生,作者本身需要充實相關醫學知識,以及醫院中各層級人物彼此的關連互動。不管主題是否涉及醫院中的活動,在敘述中若是少了醫學相關背景,和醫生的思考模式,那麼這位醫生給人感覺會像蒙古大夫,甚至是掛名而已。

還好,少年小說第一人稱寫作時,少年主角的個人特質中,「職業」這一欄大多是學生,而創作者幾乎都當過學生,因此比起如隔山一般的「隔行」,大多都能輕鬆掌握。然而,學生的生活場景不離家庭和學校,學生的邏輯和敘述能力不比成人成熟,這個「我」必須忠於「少年我」,因此所講出來的故事,程度、角度和文采總會限在一個「少年」的框框裡。

為了突破這個困境,作家可以選擇主角在成年之後,回頭來敘述該事件的方式來呈現。這時的「我」可能已經青年、中年,甚至老年,可能已經在職場打滾多年。這時的「我」已經比少年時的「我」成熟許多,「我」有能力回溯少年時代,並且用成熟的修辭來敘述事件,用成人的角度來講述一切,也能跳脫當年情緒,以旁觀者角度來反省檢討當時的種種是非。

這種「回溯」的第一人稱寫法,比起少年的「我」講述自己的方式,除了比較客觀之外,還有其他好處。

  1. 作者可以盡情發揮他的文筆,如果「我」已經六十歲,即便在回溯的過程中喘口氣,穿插老人的生活智慧,也不會被詬病。
  2. 主題事件可以藉此延伸影響力。
    「成長與啟蒙」是少年小說的永恆主題,如果是少年的「我」來講自己,那麼事件便在少年時期終結,對於未來成長的影響,只能明示、暗示、推測,無法論斷。但換成成年人的回顧,便可以設計該事件如何影響自己,並型塑成大人的「我」。換句話說,以成人「我」是果,少年「我」是因,其間如何關連演變,能豐厚作品的質感與深度。這就變成了故事本身之外,作者可以用心設計的地方。
  3. 如果在回溯的過程,加入兩個「我」之間的時段中,他訪查其他角色所得到的,對於該事件的不同看法,寫在一旁參考佐證,或呈現自己的反應,那麼作品就更加客觀與可觀了。
  4. 這樣的寫法,寫成成人水準的小說也無不可,雖然名為「少年小說」,但少年適讀,成人也適讀,也不委屈作者,豈不皆大歡喜。
  5. zheng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