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螢幕快照 2014-03-24 上午10.53.31

《感官世界》。不論透過錄影帶或特定影展觀看,看過的人,少有不震撼的,就算A片看到眼睛脫窗,看慣男女演員裸裎相纏,真槍實彈,還是會被《感官世界》的爆裂後勁與衝撞力道所驚懾,為鏡頭傳遞出來的野蠻,絕望,靈與肉,愛與死亡,毀滅與占有而顫動。

電影所依據的「阿部定事件」,發生於1936年5月18日,在「226事件」之後不到三個月。

「二二六事件」的前因後果很複雜,簡單的說,1930年代以來,日本陸軍內部因為政治主張分歧,而有「皇道派」、「統制派」兩大派別。皇道派主張推翻現有內閣,天皇親政,以改革社會,清除特權,改善農村貧困狀況;統制派則試圖加強軍內統制,建立軍部獨裁,使日本成為高度集中的軍國主義國家(東條英機即為代表人物之一)。

1936年2月26日,數名皇道派陸軍少壯軍官率領千餘名士兵,以「昭和維新,尊皇討奸」為口號,發動武力政變,襲擊警視廳等機關,多名內閣官員遇害。數日後兵變遭武力鎮壓,發起的17名少壯軍官被處死。事變後,統制派掌握軍部主導權,日本走向軍部獨裁,對外侵略(尤其中國)的聲浪甚囂塵上,山雨欲來風滿樓,民眾處在惶恐之中。

不久就發生了震驚日本社會的阿部定事件。民眾爭相討論,追逐相關新聞,沖淡了戰爭前夕的緊張氣氛。32歲的阿部定於東京一家茶室,將情人勒死,切除其生殖器。6年後刑滿出獄。改名換姓,重新生活。但她的事迹從戰後到1970年代,不斷被媒體炒作,渲染,劇團據以排演節目。最著名的就是1976年大島渚導演的《感官世界》(法文片名Ai no Corrida,愛情的鬥牛。)1971年,65歲的阿部定音訊全無,去向不明。

三島由紀夫有一篇文章「我的思春期」,開頭便談到1936年這兩則事件。他指出,二二六事件後,軍國主義風潮日漸熾烈,社會氣氛緊張,所有的享樂被視為惡習,性被視為陰暗墮落,有礙國家發展,會遭打壓。不過或許因為暴雨將至,命在旦夕,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反而盡情尋歡享樂,以消除內心的焦慮恐懼。就在這個時候,阿部定凶殺案發生,街頭巷尾紛紛討論,為戰爭陰影下喘不過氣的民眾帶來新鮮話題。

或許二二六事件與阿部定案件時間點的連綴,論者指出《感官世界》的導演理念緣於對軍國主義之不滿。不過電影裡似乎並未呈現這樣主題,只有一幕場景,男主角與日本軍隊錯身而過,或許有所象徵,但不那麼明確。

又有人說,此片採取女性主義觀點,實在不知何指。更有謂:面對象徵男性暴力的二二六事件,一個弱女子居然敢將男子漢的象徵物切掉,表示對暴力的否定,給日本軍國一記耳光。這是延伸過度的解釋,說得阿部定像是很有政治理念的革命女子。而割掉人家雞雞本身不是暴力是什麼?何來「對暴力的否定」?

可見這部電影的爭議,不只是情色的部分而已。

茂呂美耶在《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最後一節,便以阿部定為主角人物,談事件的來龍去脈,清清楚楚。茂呂美耶說,事發之後,仿效者眾,未遂的、未報案的不計,光是成案的便有五十多起。這些案件的殺機,或基於憎恨,或出於嫉妒,「純粹以罪行表達愛情深度的肇事者,只有阿部定一人。」

不過這觀點有待商榷。阿部定絞殺男人,割其生殖器,正是因為嫉妒的占有欲,一如被捕後她說:「那是最可愛最重要的東西,如果入棺,他老婆會觸摸到的,我不想讓任何人摸到。」

但法院輕判,大概也認同其殺機並非憎恨。持此觀點,大有其人。1947年作家阪口安吾和阿部定見面談話,事後他在一封信件上說:「石田吉藏死於性虐待的高潮,二人的愛情世界至高完美,完全沒有犯罪性。」

茂呂美耶文章裡提到阿部定的傳奇半生。最不可思議的,除了後來的割雞雞事件,尚有她成為娼妓的經過。原來阿部定的家是製造榻榻米的,家境不壞,但兄姊爭吵不斷,母親不願意阿部定耳濡目染,常給錢要她出外遊玩。漸漸的她和不良少年來往,阿部定的父親氣憤說:「你既然這樣喜歡男人,乾脆去當藝妓算了。」她18歲就被送到橫濱一家妓院。父親本意是讓女兒後悔,向家裡求情時再讓她回來,但情況不如預料,阿部定沒回家,後來賣藝也賣身,輾轉各地。32歲時來到吉田屋鰻魚料理店當女侍,和店主石田吉藏產生感情,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以「十八個你一定要認識的日本人物」為副題。該認識的日本人物豈止十八人?隨便一想名單就有一大串名字。據說這是系列寫作。那就好。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