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果子離
書中沒有黃金屋,書中沒有顏如玉,書中只有一條幽徑,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無盡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開卷有益,只知道開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立即試讀

時常想起苦苓。

想到的苦苓,有好幾層次,不一定想到哪一層,總之常常想起。

最早苦苓是純文學作家,或者說,是詩人,和向陽、劉克襄、林文義等人同屬「陽光小集」詩社。一開始讀到的苦苓,就不是風花雪月、唯美的抒情詩人。印象中苦苓是抗議者,對政治社會不滿,他有本詩集,就叫《每一句不滿都是愛》。

苦苓寫了不少政治詩,和劉克襄同為寫政治詩的好手。他不只寫詩,也寫散文,把抗議的力道延伸到散文與雜文,甚至於在黨外雜誌,化名「托斯基」,開專欄,直接對幹。

本來以散文作家、詩人的身分很難紅到電視圈,但苦苓寫了《校園檔案》(1985),轟動一時,儼然青少年問題代言人。寫而優則主持電視,像吳淡如、蔡康永那樣。走在街上會有人喊他名字,就是電視節目主持所賜,退隱江湖後以本名和大鬍子照片應徵國家公園解說義工,卻早被識破,也是在電視曝光太多所致。

苦苓極盛時期同時主持好幾個電視節目,他春風得意,不必信教,也會在家裡的踏腳布和天花板撿到鑽石。

直到某一天,聽說鬧緋聞,離了婚,前妻寫《一個作家之死》影射他,苦苓就跟林清玄一樣,離婚後從雲端跌落,人間蒸發。

苦苓的森林祕語立即試讀

幾年後,聽爬山的朋友說,山上有個解說導覽員,名叫王裕仁,和電視上看到的苦苓一模一樣。不到一年的時間,讀到報導,提到苦苓,果然山上那個人是他。

再來因為出書宣傳,上了媒體,電視上再度看到苦苓,暢談幾年來的心路歷程。還是風趣幽默,還是很會蓋,而且多了生態解說的功力,比以往更會蓋,唬得聽眾一愣一愣的,幾個老哏,在好幾個節目重複講,多聽幾遍仍感有趣。

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立即試讀

懷念年輕時候純文學時期的苦苓,想念他的散文,尤其《只能帶你到海邊》(1982),我非常喜歡,有一陣子把它列為十大值得推薦的台灣散文集,比後來的《禁與愛》好,也比他的詩集好。《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提到這書,苦苓卻誤記為詩集,可見苦苓已經把從前的自己忘掉一大半了。(不然就是老年痴呆症。)我想苦苓不在意寫過什麼了,有句繞口令似的格言說,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據苦苓自述,出事之後,他捐送所有藏書,包括自己著作在內的五十本著作,上山去,與過去徹底告別。

復出後這幾本,《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秘語》、《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談不上文學創作,但功力深厚,幽默風趣、亦正亦邪的敘述風格,讓草木鳥獸等百科學問,變得有趣輕鬆。苦苓善於譬喻,口說時是迷人的解說員,寫作時是吸引人的作者,苦苓還是苦苓。多出來的慢活情調與玩家性格,卻是多少代價換來的。

果子離群索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