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馬家輝

聞說在台北西門町街頭高喊一聲「淑惠」,四方八面必有至少二十名女子停步留神,以為你在喊喚她們,因為,她們都叫淑惠。若替這個老梗換個場景,把台北改為香港,把西門町變為銅鑼灣,只要高喊一聲「家輝」,四方八面必有至少二十名男子停步留神,以為你在喊喚他們,因為,他們都叫做家輝。 

我就叫做家輝。范家輝也叫做家輝。尚有許許多多的或廣為人知或寂寂無名的家輝生活在香港九龍新界各處各地,如同擁有其他名字的人一樣,各有自己的故事,或曲折傳奇或平平無奇,總都是自己的軌跡。

為什麼香港有這麼多家輝?

答案其實不難猜到。

香港居民以廣東人嶺南人占絕大多數,貌似洋化、西化、國際化,但在英國殖民的特殊歷史時空下,在骨子裡,一直抱持濃厚的華人家族情懷:家是安身立命的原點,家是核心價值的所在,以家為先,以家為榮,家乃根源,家國家國,「家」的位階甚至常被擺放在「國」之先之前。

說到底,生活於殖民時代,所謂「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流離變異,前途未定,也真只有家族情誼始是最有穩實的依靠,至少恩怨情仇皆在自己掌握之內,家的門牆往往便是人世邊界。家輝、家輝,一家之輝,以家為輝,家耀光輝,簡簡單單的一個取名其實蘊含了深深沉沉的一份冀盼。

初識時,因同名家輝,倍感親切,遂約他合作弄個叫做「當家輝遇上家輝」的舞台脫口秀,可惜他事忙,一年四季因工作跑東衝西,未能落實,實屬遺憾。

除了名字相同,我跟范家輝亦同為一九六三年生人,肖兔,我還比他虛長四個月,聊著聊著,又知道我們雖就讀於不一樣的中學,卻有過同一位歷史科老師,千絲萬縷,隱隱牽引著微小溫馨的人間緣分。然而他是細心而大膽的處女座,我是魯莽而悶騷的金牛座,性格取向有著明顯差異,但這使我更樂於聆聽他的故事,努力用他這位家輝的歷練來拓展我這位家輝的思考,他的創意、他的進取、他的勇氣,以至他的錯誤,在在有著趣味和力量,合起來便是廣東人喜歡掛在嘴邊的「生猛」特性。

人間有家輝,更不止有一個家輝,而不管遇上現實裡的或書頁上的范家輝,皆沒理由錯過。

※ 本文摘錄自《放膽做,就不怕錯》〈推薦序〉

Photo from Flickr by M Afif

  • 用Line傳送